本區搜索:
Yahoo!字典
打印

【寫給親愛的聯副】吳鈞堯/追隨的小妖們

本主題由 ehbb 於 2021-9-17 05:31 PM 刪除

【寫給親愛的聯副】吳鈞堯/追隨的小妖們

我知道你不是一個人,而是一種繼承。小時候,你的風聲就透過報紙每一天向我傳送。民國七十年間報紙僅三大張、六大面,你大剌剌占據半版,我放學途中經過書報攤,小老闆娘當時二十出頭,是同學大姊,她總是平攤副刊擱在腿上看。

她閱讀艱困,雖然不曾以手指字,但眼珠子轉得慢,有一回我跟同學站攤位前許久,她以為雲朵擋了日光,徐徐才抬起頭。同學大姊顧小攤養家,她如果有機會讀書,肯定會讀中文系,年紀與簡媜相仿,有機會為以流氓著稱的三重埔洗刷些灰槁。

可惜事事未盡人意。可是她又為我留下線索,說明副刊之於有夢的女孩,在單調的顧攤時光,能把她帶得多遠。的確很遠哪。這幾年,我跟她偶爾逢遇,她弟弟都成為話題開端,實情是我國中畢業再沒見過同學。匆忙的街頭上書報攤已經收了,她在那頭留下的夢,被記憶到我這裡來,不然,一個國中生哪會知道副刊,因為這一留神,從此開始敬仰時光。

但你,著實離我太遠,妙的是,拉遠的距離並未把你變小,而是愈遠愈巨大,這有違科學常理,卻是我心頭的真實,當初的我最常檢閱救國團青年世紀,盯著美麗的風景照片與校園少女,作著非分夢想,而關於美的唆使,終於還是鼓勵我開始小小但勇敢的實踐。

七月整理舊資料,無意中找到憬隋悎v寄給我的信,說是收到短篇小說集,「會好好拜讀學習」。「無意中」找到的信擺在非常醒目的書架間,不似無意更像刻意,好方便當年的我只讀他的美麗、只讀他的鼓勵,慾蔣q主編《幼獅文藝》時,即習慣寫信給少年、少女,我跟他親自說上話是在復興山莊文藝營,優雅紳士的風範完全被接手的陳義芝繼承了。

跟陳義芝的第一回對話是樁喜事,他親自來電告訴我獲得極短篇小說獎,當時心神有些恍惚,有神來過嗎?與宇文正的認識就比較人間,記得有一回邀請她演講,她當時反問我,「我要說什麼呀?」二十一世紀《變形金剛》電影全球風靡,恰如文正的文字變身,少女在副刊長成女俠。王盛弘亦然。認識他非常早,我們都是《台灣新聞報》作者,是我有數的「青梅竹馬」。當時年輕、目前依然年輕的胡靖曾經協助我編務,創作發光已經好幾年了。

細數交集的聯副人物,是知道副刊所以為神,是一群人代代相傳的成就與完成,一些字句鼓勵、有些話語點題,很容易成為蝴蝶。

你是你、也是你們,任務像靜態,足以移山倒海,法術彷彿只是文字,卻能吞吐乾坤,而這些可能得用飛蚊症、脊椎盤突出換來。七十不老,因為你將一代一代活在年輕的骨血中,用時間更新靈魂,一直追在後頭小妖們,都如我,金金看您。



一直追著的小堯敬上
   

TOP

重要聲明: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。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,絕不能用商業用途。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(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),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,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(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、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) 。